您的位置 首页 智能

定了!微信微博聊天记录也可成为“呈堂证供”

12月26日,最高法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其中有关电子数据的规定引起热议。这并非是电子数据首次进入法律,而与之前不同的是其对于电子数据的内涵作出了进一步的阐释。

定了!微信微博聊天记录也可成为“呈堂证供”

电子数据在法律中的发展

电子数据正式进入民事诉讼法是在2012年,而当时的民事诉讼法中并没有对“电子数据”作出明确定义,在之后2015年2月4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中的第一百一十六条则对“电子数据”进行了初步解释。而相较于2015年的《解释》,12月26日的《规定》中关于“电子数据”最大的不同便是进一步细化,不仅针对“电子数据”的立法定义进一步明晰,更对司法实务下如何判断电子数据的真实性作出了更细致的规定,将“电子数据”明确分为四类,其中便包括了“网页、博客、微博客等网络平台发布的信息”和“手机短信、电子邮件、即时通信、通讯群组等网络应用服务的通信信息”,也就是我们熟悉的微信微博聊天记录

定了!微信微博聊天记录也可成为“呈堂证供”

《解释》的不足

由于2015年《解释》中关于“电子数据”的定义相对简略,在具体司法实践中往往要依据法官的自由心证,法官拥有更大的自由裁量权,但是由于我国认定规则不完善,各地法官专业素质存在差距等原因,所以任由法官完全自由心证的认定电子数据证据资格会出现很多弊端。如2014年乌鲁木齐市的一起合同纠纷案件中,原告所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便没有得到法院的采用,认为其需要同其他相关的证据相互印证;而在2018年岳阳市的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结合银行交易明细、支付宝转账凭证及微信记录法官才锁定了被告借款的事实。

涉电子数据案件量的与日俱增要求进一步细化相关立法,据统计,2012年将电子数据列为独立证据后,仅以聊天记录一项为例,案件数在5年内便由一年247件攀升到一年11827件,海量的司法实践要求立法必须在《解释》的基础上进行细化改进。

定了!微信微博聊天记录也可成为“呈堂证供”

《规定》的特点

《规定》将《解释》里关于“电子数据”的一句话定义扩展为四类,分别是:

(一)网页、博客、微博客等网络平台发布的信息;

(二)手机短信、电子邮件、即时通信、通讯群组等网络应用服务的通信信息;

(三)用户注册信息、身份认证信息、电子交易记录、通信记录、登录日志等信息;

(四)文档、图片、音频、视频、数字证书、计算机程序等电子文件;

(五)其他以数字化形式存储、处理、传输的能够证明案件事实的信息。

如此一来,微信微博聊天记录便可直接归入一、二类,换言之,就是将微信微博聊天记录作为电子数据的地位正式确立下来,在司法实践中相应地缩小了法官自由裁量的范围。而《规定》的九十三条、九十四条更是对具体司法实践中如何判断电子数据的真实性作出了更为细致的规定。

根据最高法消息,《规定》将于2020年5月1日起施行。其对于统一法律适用标准、保障当事人诉讼权利无疑具有更为积极的意义。

街拍第一站https://www.jiepaik.cn/tech/zhineng/16160.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