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市场

14城老总调离 万科“大江大海”掀浪

来源:时代周报记者 蔡颖 

岁末年初,万科(000002.SZ)执行了近一年“大江大海”计划,正在掀起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浪。

从2020年1月1日开始,万科的大规模人事换防将生效。此次人事调动任免,范围覆盖北方区域、南方区域和上海区域,佛山、济南、西宁、长沙、宁波、上海等14个城市公司总经理都调离原区域。

12月25日,万科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该次人事任命是“内部‘大江大海’计划的持续实施”,旨在促进组织活力。

12月26日,万科一前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此次调动并不是削区域总权力的举动,而是防止城市总经理在一个城市负责业务太久而进行的调整。

2019年2月,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就曾首次对外透露了万科正在启动“大江大海”人才计划,即公司内部的人才“可以像水一样在整个集团流动”。除此之外,郁亮表示,还应将范围拓展至更广阔的江海,多向具有服务意识的行业或企业挖人。

2月初时,南方区域三位城市总经理的职务调动,翻开了“大江大海”计划的帷幕。

随后,郁亮在3月业绩会上再次强调,“大江大海”是组织重建和事人匹配的一个过程。

据不完全统计,加上年底公布的这次大规模任免,“大江大海”计划已经密集产生了将近30位城市总经理的岗位调动,2019年成为万科近几年来内部中高层变动最多的一年。

12月27日,赛普咨询副院长王亚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随着地产行业从高速增长转入深度调整,势必会有人员的波动,这是动态平衡的过程。

在王亚辉看来:“对于万科这样的头部企业而言,增速放慢,城市总经理之间的调动有利于实现内部人员的最优配置。”

城市总密集换防

作为万科冲在最前线的管理者,城市总经理既是颇具实力的万科高管替补梯度,也是整个公司的核心合伙人。

12月16日,一位接近万科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2018年,万科把全集团的职务体系分成了集团GP(核心合伙人)、SP(骨干合伙人)、JP(合伙人)三级,各个城市总经理大多属于集团GP。

但在此之前,地产系统的职级分为V1―V7七个层级。

全新职级体系对GP、SP提出更高的要求—需要无条件接受公司组织调遣。由此看来,城市总的调动早有铺垫。

2019年1月31日,万科发布内部邮件称,万科内部任命唐激扬为深圳万科总经理,免去其广州万科总经理职务;厦门万科总经理薛峰调任广州万科总经理;南宁万科总经理常乐拟调任厦门万科总经理。

5月7日,万科执行副总裁、首席财务官官孙嘉接任南方区域总;南方区域总张纪文出任梅沙教育事业部首席执行官。

高层变动的余波随后蔓延。

5月底,广州万科总经理薛峰转任长租公寓事业部总经理;佛山万科总经理李升阳调任广州万科总经理。

6月初,武汉万科总经理李东调任南方区域副总;贵阳万科公司总经理蔡平调任武汉万科总经理。

在频繁的调整过程中,也出现了离职者。

1月份从厦门万科总经理调任广州万科总经理的薛峰,在5月底转任长租公寓事业部总经理,但7月又离职。

年末,万科人事再次迎来变动。

12月2日,原深圳万科总经理的唐激杨,被调为南方区域BG产城事业部首席合伙人、总经理。

12月24日,根据市场消息,万科于近日在内部发布新一轮人事任免通知,佛山、济南、西宁、长沙、宁波、上海、无锡、苏州、南通、长春、沈阳、包头等城市公司总经理都调离原区域。

与此前历次换防不同,这一轮人事变动呈现除了诸多新变动。

长沙万科总经理蔺晓瑞、佛山万科总经理冯卷、苏州万科总经理韦业宁三人被免职后,仅保留所属区域BG合伙人一职,未获得新职位。

除此之外,这次的人事调动的规模更大、范围更广,覆盖北方区域、南方区域和上海区域,涉及到14个城市总经理的连环跳。

例如,济南总调往佛山,西宁总调往长沙,宁波总调往南方区域。

12月26日,一位万科上海区域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上海区域的任免邮件是在12月11日左右发布的,区域的调整力度比较大,除了被公布出来的人事调动,盐城、宿迁等三线城市的负责人也有所变化。”

城市总频繁调整背后

2019年6月28日,郁亮在股东大会上曾经强调,一个组织成熟以后有必要跨区域流动,否则会固守一方,难免产生懈怠的心态。

“原来每个区域都有自己的安排,现在是在整个集团内进行,一些职位出来之后,通过公开的方式去应聘,这是我们内部人才的大江大海。”郁亮表示。

郁亮同时指出,“大江大海”主要是针对内部,让人才流动起来,同时也能吸引外部的优秀人才加入万科,不是简单的“挖人”。

“城市总经理的换防仅是‘大江大海’计划的开始,其他级别的岗位或者非地产业务如有跨公司跨区域的人才需求,也会产生相应职务变动。在2020年元旦后,还会有新的人事任免通知发出来。”上述上海区域的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万科方面也向时代周报记者强调:“大江大海是针对整个集团的变化,不只是城市总经理的层面。”

无论是城市总频繁换防,还是郁亮提出的“大江大海”计划,都是万科在去年推行组织重建、事人匹配内部变革的延续。

当下万科已经进入到相对成熟的发展阶段,而如何提高效率,摆脱大公司病,使组织架构更为扁平和灵活成为其面临的新问题。

除此之外,多元化业主转型不畅以及地产主业失速,也在倒逼万科做出组织架构变革以及人事调整。

从2014年开始,万科大举探索多元化业务,随后物流地产、商业地产、长租公寓、教育等新业务逐渐落地。

但发展多年,多元化业务始终未来万科财务报表中有所体现。

2018年,在万科2976.8亿元的总收入中,其中来自房地产业务的结算收入为2846.2亿元,占比95.6%,物业服务收入为97.9亿元,占比3.2%,其余业务仅为1.2%,具体贡献成谜。

在2019年3月26日的业绩发布会上,郁亮坦言:“找不到和房地产赚钱前景相当的行业,行业似乎没有什么特别成功的转型案例。”

新业务的转型使得万科不得不将更多重心放到地产业务来,巩固提升地产基本盘成为万科2019年的关键词。

若审视万科2019年的重点词汇“基本盘”,在过去11个月中,万科累计实现合同销售面积3697.4万平方米,合同销售金额5735.3亿元,同比增长5.4%,同比增长不足一成。

街拍第一站https://www.jiepaik.cn/house/shichang/16956.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