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宏观

干旱、林火、病毒!澳洲就业数据并不会告诉你真实市场有多艰难”

阅读导航

  • 前 言
  • 上百份求职申请换不来1个offer
  • 180万个约翰·艾里
  • “倔强的”失业率
  • 城市海绵效应

前 言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BS)公布的最新数据, 澳大利亚失业率在12月出现下降,达到5.1%。

然而,对于约翰·艾里(John Allie)而言,数百次简历投递、百余次面试、进入最后一轮20/30次,却依旧换不来一份offer。

进入2020年,林火干旱、新型冠状病毒……全是坏消息。而每个坏消息的背后都是无数个就业岗位的冲击。

1

上百份求职申请换不来1个offer

申请超过了100多份工作,其中有1/3进入了最后一轮面试,然而还是没能收到offer。

不用想象,就能够明白这是一种多么无助的“挫败感”,尤其是在“上有老,下有小”的年龄。

然而,这在约翰·艾里(John Allie)以及成千上万个“约翰·艾里”身上却真实发生了,并且还是继续上演。

干旱、林火、病毒!澳洲就业数据并不会告诉你真实市场有多艰难”

约翰,44岁,自从澳大利亚能源公司(Energy Australia)一次裁员中失业至今一年多未能找到工作。

他说:“我曾经去过一家能源公司面试,那个职位几乎就是我原来工作岗位的翻版。”

“那次面试我感觉非常棒:出色的团队、运转良好的公司、闭着眼睛都能胜任的岗位……。”

“当我回到家后,面对妻子的询问,我兴奋的说‘我已经拿到了,我已经拿到了,我怎么会拿不到呢?”

“然而,一个星期过去了,三个星期过去了,四个星期继续了,什么都没有收到,什么消息也没有。”

“我刚刚才得知他们最终录用了其他人。”

约翰已经投递了100份求职申请,并且有20-30份工作申请进入了最后一轮面试。就算按照概率,他也应该轮到了。

然而,他说,每次收到的回复都是相同的信息。

他说:“他们总是说我在文化适应性方面不适合。”

“他们说面试很满意也很喜欢我,只是觉得我的文化气质不适合担任这个职位。”

“因此,这种反馈很难说有什么帮助。甚至,我都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它可能意味着我年纪太大了,或者没有比文化适应性更好的别的推辞说法了。”

约翰表示,自己不确定问题出在那里。但是,自己有一种感觉就是新一代的工人可能具备雇主想要的技能,而这种技能在他们那一代人身上没有。

他说:“相比Y一代、或者数字技术一代,自己一代人的计算机技能可能或落后一些。”

2

180万个约翰·艾里

约翰并不是唯一担心在就业市场上落伍的澳大利亚人。

他只是180万澳大利亚失业者中的一个。这些人要么失业在家,要么就是未充分就业。用澳大利亚统计局的专业术语来说,就是“未充分利用(underutilised)”。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澳大利亚失业率在12月出现下降,达到5,1%。尽管如此,全国未充分利用率则仍停留在13.5%。

未充分利用率(underutilisation rate)是失业率和就业不足率(即:寻求更多工作的人)的总和。

干旱、林火、病毒!澳洲就业数据并不会告诉你真实市场有多艰难”

相比失业率,未充分利用率是衡量劳动市场疲软的一个更好的指标,因为这是一个有关工资的合理领先指标。

“为了使工资增长率达到澳储行3%的目标,未充分利用率则需要降到13.2%。”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公司首席分析师保罗·戴尔斯(Paul Dales)说道。

他说:“尽管目前我们开始接近这一目标。但是,仍有两个重要因素造成’疲软’的就业和低工资水平,那就是澳大利亚人口增长强劲,以及就业市场参与率很高。”

3

“倔强的”失业率

大型养老退休金投资基金公司IFM的经济学家亚历克斯·乔伊纳(Alex Joiner)对美国和澳大利亚经济进行了有趣的比较。

干旱、林火、病毒!澳洲就业数据并不会告诉你真实市场有多艰难”

乔伊纳博士表示,澳大利亚在许多方面正在“超越”看似更为强劲的美国经济。尽管如此,失业率依然倔强地居高不下。

干旱、林火、病毒!澳洲就业数据并不会告诉你真实市场有多艰难”

来源:ABC

“澳大利亚经济发展更快,但是澳大利亚新增人口也越多,同时更多人希望找到工作。”乔纳博士说。

澳大利亚就业参与率处于创纪录的高位,表现为当地女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在工作或在寻找就业机会。

同时,澳大利亚人口增长强劲,保持在1.6%。把人口增长与想要工作的人群结合在一起,你就会得到一个高位的失业率。

事实上,澳大利亚在失业方面与其他发达经济体非常不同步。

澳大利亚现在几乎是唯一一个失业率比十年前高得多的发达国家。大多数国家的失业率都比澳大利亚低。

2008年8月,澳大利亚的失业率为4%,而现在为5.1%。

在同一时期,美国的失业率从6.1%下降到3.9%。上一次美国失业率曾经历如此之低的水平还是在世纪之交之时。

而对于英国来说,那要追溯到1975年了。

尽管失业率跌至几十年来的低点,但美国和英国的工资增长仍然相当缓慢。所以,如今即便是充分就业也似乎难以确保工资的强劲增长。

乔纳博士说:“澳大利亚将需要把失业率降到5%以下才能使工资增长回暖,”。

澳储行认为这会让失业率在2020年降到5%。这就给澳储行带来了双重问题。

一方面,如果澳大利亚的人口增长率比现在的要低,那么理论上失业率就会降低,工资也会提高。

这会更容易地让工资增长回到首选的2%至3%的目标区间之中,以阻止家庭储蓄得到快速侵蚀,同时也会增加人们的消费支出。

另一方面,人口快速增长所带来的红利会相应减少,澳大利亚经济增长可能会进一步放缓,进而影响到新增就业。

事实上,澳储行行长Philip Lowe毫不掩饰地支持高人口增长。

在澳大利亚人口突破2500万的时候,,Philip Lowe移民保护经济做出了强有力的辩护。

他说:“这是一个重要的区别,澳大利亚人口的快速增长是我们经济经历平均增长率高于许多其他发达经济体的原因之一。”

4

城市海绵效应

过去一年,新州中北部沿海地区,未充分利用率上升至18%,墨尔本东南部则超过了16%。

干旱、林火、病毒!澳洲就业数据并不会告诉你真实市场有多艰难”

以新州非首府地区的科夫斯港(Coffs Harbour)和格拉夫顿(Grafton)为例,两地就业市场的未充分利用率均高于15%。

位于科夫斯港的心理治疗师和社会工作者Johanna Treweeke指出,如果只是随便找一份工作,非但不会对求职者或经济有所帮助,反而可能带来更大的危害。

她说:“对于很多失业的人而言,他们需要和想要的是能够感到有意义的工作和参与度。但是,实际情况却往往是就业市场匹配度日趋下降,造成高不成、低不就的问题越来越多。”

“因此,在很多的情况下,求职者不得不放弃找工作,或者转行。”

德勤合伙人Nicki Hutley一直在研究就业市场,并表示干旱和近期的林火导致问题进一步加剧。

她说:“从长远来看,我们正在经历所谓的’海绵效应(sponge effect)’。”

“城市经济学的运作方式表现为人们趋向于被城市吸引。而澳大利亚当然是高度城市化的地方,工作集中在城市,尤其是高薪工作。因此,非首府地区的人往往会向城市流动,这种趋势在澳大利亚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

“在这些地区,找工作只会越来越难,如果找不到一份全职工作,生活也变得越来越难。”

约翰表示,他的信心现在受到了打击,促使他去做他从未想过的事情。

他说:“我正在考虑回去再攻读另一个学位-不管是法律还是类似的东西,更多的是基础学位。”

“因为44岁还不老,我还有至少25年的时间可以工作。所以也许,这是一个完全重新掌握技能并去做我热衷的事情的好时机。”

END

根据澳大利亚经济学家的预测,2020年是充满不确定性和低预期的一年。

林火、干旱、新型冠状病毒……全是坏消息。

在这样的背景下,失业率进一步上升的概率明显大于下降的概率。

虽然体现在数字可能是0.X个百分点,但是背后可能却是成千上万个“艰难”的经历。

澳大利亚经济连续28年无衰退的神话能否继续?或者时间会给我们最好的答案。

街拍第一站https://www.jiepaik.cn/finance/hongguan/21245.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