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宏观

经济下行再添“疫情稻草”,专家称“需要一波刺激来增强信心”

经济下行再添“疫情稻草”,专家称“需要一波刺激来增强信心”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张智 北京报道

疫情笼罩下,世界经济也随之波动不安。

美国当地时间1月27日,美股三大指数大幅收跌。截止收盘,道指跌逾450点,跌幅为1.57%,纳指跌1.89%,标普500指数跌1.57%,其中道指遭受了自2019年10月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

股市下跌,提高了黄金的避风港吸引力,黄金收涨,创六年多最高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2月份交割的黄金期货价格上涨5.50美元,报收于每盎司1577.40美元,涨幅为0.4%,盘中一度触及每盎司1588.40美元的高点,创下了自2013年4月9日以来的最高收盘价。

而在国内,近日,全国多地陆续下发通知,2020年春节假期将要延长,学校延迟开学,甚至连上交所、深交所以及各期货交易所都延长春节休市至2月2日。

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疫情,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担心,病毒传染会自动或被动地限制人员流动,从而带来服务需求减少,生产、投资与出口中断,失业人口增加以及财政与金融环境恶化。而“隔离”、“封城”措施会影响消费,特别是服务品的消费,包括旅游、交通、娱乐、零售、餐饮等,加上现在适逢春节假期,影响就更大。出口与直接投资、财政收入也会受到影响,同时对财政补贴的要求增加,有赤字增加风险。

也有海外投资者担忧,如果源自中国武汉的肺炎疫情不能及时得到控制,考虑到各经济体的贸易和资本流动联系,潜在经济损失或许超乎预期。

不过,在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陶金看来,本次新型冠状病毒,对经济的短期冲击大于长期冲击,对经济的心理冲击大于实际冲击。

天风证券研究所宏观首席宋雪涛在研报中表示:“短期货币政策与疫情关系不大,但如果疫情持续影响经济,年初以来货币政策超越基本面的宽松窗口期可能延长。”

非典疫情对经济冲击并不明显

和2003年非典疫情相同,此次疫情也始于前一年12月。两次疫情的基本面都处于短周期的回升趋势里,影响有限;但如果疫情短期无法有效控制,仍将对经济增长造成阶段性影响。

在宋雪涛看来,虽然本次疫情也始发于上一年12月,但引起广泛重视的时间较早,叠加今年春节较早,考虑到返乡群体滞后返工等因素,对经济的影响大概率从一季度就会显现。此外,由于今年春节错位,正常情况下今年应是1月数据较弱、2月数据较强,但如果节后返工延迟较长,则有可能2月数据也不会明显改善;如果疫情在二季度被基本控制,一季度的消费和生产计划的后置可能造成二季度数据出现较大反弹。

从行业来看,2003年非典疫情中,消费、服务业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冲击。代表消费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在一季度的几个月中持续显著下滑到了4.1%,为前后几年来的最低点;交通运输活动骤减,交通运输业增加值增速在2003年5月降至2.3%,为前后几年来的最低点。虽然工业和制造业的需求依然强劲(固定资产投资增速30%),但供给端受疫情影响工期等因素的影响,明显疲弱,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在一季度的几个月中持续显著下滑。

不过,从全年范围看,疫情爆发期的经济增长未受到明显拖累。数据显示,2003年第一季度,疫情逐渐加重但尚未引起足够重视,当季中国实际GDP增速(下同)录得11.1%,是1995第一季度之后的单季最高增速;尤其是第二产业,受益于需求扩张和库存回补,GDP增速达到13.2%,环比升高3%;相比之下,第三产业GDP增速已经有所反应,从2002年第四季度的11.3%小幅回落至10.5%。进入疫情最严重的二季度,各产业GDP增速均较1季度出现明显回落,其中第一产业回落1.1%至1.7%,第二产业回落1.9%至11.3%,第三产业回落1.8%至8.7%,整体GDP增速回落2%至9.1%。

三季度后,疫情逐渐得到控制,第二产业增长迅速恢复至一季度水平,但第三产业的恢复相对较慢,直至4季度才出现明显改善,因此疫情带来的紧张情绪对于服务业的影响相对更久。

非典中,第一、第二、第三产业都受到影响;疫情尾声,第二产业增长迅速恢复,第三产业的恢复时间相对更长。同时,疫情对零售消费造成较大冲击,社零、进口均受到到影响,但疫情过后的修复也很快;对投资的影响不大,对出口的影响也不显著;通胀方面,受工业生产需求减弱影响,工业品价格走势偏弱,食品价格和大部分非食品价格受影响不大,医疗保健相关消费品价格有不同程度上涨。

不过,疫情在短期内对经济产生冲击无法否认,但从2003年全年看,这种冲击似乎并不明显。这也“打脸”了当时的很多经济影响预测。

回到今年,此次疫情的形势复杂,经济增速是否会显著降低,取决于疫情的发展和控制,取决于各方面下半年的努力,不确定性很大,情况也很难预料。但陶金认为,短期内对经济的冲击很可能是肉眼可见的。预计此前对于一季度、二季度经济增速的预测将略微下调。

总体下滑有限

“此次疫情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情况已与2003年不可同日而语。比如,此次疫情不如非典那般严重,疫情的发现和管控相对较早,政府应急能力明显增强。但反过来看,及时的管控措施很可能对经济造成不利影响,全国范围内的限制人员流动和大面积的隔离会对消费、服务业和交通等领域造成一定冲击。”陶金说。

值得注意的是,2003年,中国经济仍然处于刚进入WTO后的贸易井喷期,叠加投资主导发展模式爆发和人口红利窗口,经济很快就拐头向上,疫情并未产生较大影响;但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疫情冲击带来的边际影响可能更大,缓释时间可能也更长。

不过,在宋雪涛看来,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大概率从一季度就会显现。

“将2020年和2003年做对比,经济基本面都处于短周期的回升趋势里,因此在原始情形下,我们预期经济内生性企稳叠加稳增长政策呵护,今年一季度实际GDP增速有望环比持平或小幅回升。”宋雪涛说。

在他看来,一季度实际GDP增速能否维持在6%以上,取决于稳增长政策的对冲力度,尤其是在投资项目上的发力。

苏宁经济研究员研报也显示,此次疫情可能成为更积极财政政策、央行降息的一个催化剂。当前全社会对于经济前景的信心相对脆弱,需要一波刺激来增强信心。

“从预测的角度看,此次疫情可能成为更积极财政政策、央行降息的一个催化剂。从2003年政府政策来看,财政上,政府定向补贴了受影响较大的旅游、交通和餐饮等行业,并未大规模开展积极财政政策。而货币政策的确获得了短暂的宽松,但很快就转头收紧了,因为彼时的中国经济风险是过热,而不是当前的趋势性下行。当前全社会对于经济前景的信心相对脆弱,需要一波刺激来增强信心。”陶金说。

在他看来,对经济的短期冲击大于长期冲击,对经济的心理冲击大于实际冲击。

街拍第一站https://www.jiepaik.cn/finance/hongguan/21134.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