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绯闻

口述前面和后面被噻满_我被从后面

第七十五章:叫我赵野

  「相公,」原婉然唤声带着娇喘,侬软媚惑,「你拔出去吧。」

  赵野怔怔望向原婉然秀丽容顔,她的神情像孩子不得不拒绝糖果,难捨惋惜甚至有些悲壮。

  「做不到的事不能应承……」原婉然推了推他肩膀,可怜巴巴的模样渐渐转作一团梗直,「否则便是骗你。」

  等等……

  有生以来赵野初次受女子拒绝,极难得地一时间脑子转不过来。他眼睁睁见原婉然脱开自己,起身要挪动下床,一头秀丽乌髮披散在背上,隐约露出白腻肌肤。她纤细的柳腰,可爱的圆臀正轻挪动,沿股缝而下,腿心间的幽花必然正淋漓绽放……

  原婉然悄悄叹气,今晚忍忍吧,赵野精力旺盛,过不了几天铁定要碰她。——咦,如今她把不能行房当做需要忍耐的事了?

  她那里难爲情,猛地后方一股力道袭来,把她压回床褥,身后赵野分开她双腿,摆布她一脚往前屈。

  「相、相公?」变数骤起,她才回神问话,便觉硕大的男根冠首抵住自己小穴洞口,而后顶进。

  她啊地娇喊,张大杏眸。

  进来了……又进来了……

  赵野握住她腰下,分身肉冠撑开她的蜜穴没入,而后退出,再挺入,反复小幅进出几次后,肿大灼铁蹭过湿嫩花径,噗呲一声全数插进。

  「呜……」原婉然伏在床上一阵哆嗦。赵野的阳具深埋她体内,塞得花径饱胀舒泰,这一着又是猝然奇袭,刺激更大。她人都软了,媚肉蠕动不绝。

  赵野畅快地抽了口气,挺臀抽操。

  「唔……啊……」原婉然跟随身后男人撞击来回摆动,软音破碎,「说……说……不答应不做……啊啊……还做……」

  「我改主意了。」赵野脸不红气不喘道。

  只是改了主意吗?原婉然吁吁喘息,肚内隐隐浮起狐疑念头。她想理出个所以然来,偏生赵野每次插弄都是快活,一撞她她便心思涣散,疑念散落脑里拾拣不起。

  她顺着赵野律动承欢,费不了多久便茫茫如醉,恍惚里听到自己曼声吟叫,一声声欢喜无尽,身子与赵野交合处则不断传来抽插声。两人昏淫声既羞人又助兴,她的蜜穴花径因此兴奋收缩,快感更上一层。

  她欢叫着,依稀知道再下去,不等泄身,自己脑子便要化作一团糨糊任赵野搓圆捏扁了……

  猛地她福至心灵,一念清明,「呀……相公你……你想屈打成招……啊……逼我应……应承……」

  她回身相问,动作时扭动雪臀,身子往前略爬动,赵野本来紧贴她翘臀,这下如影随形立时扑逐而上,压住她又是一阵锐意顶撞。

  「呀啊啊啊……」原婉然揪住床单媚叫起来,挨不了赵野几下撞击,便软软趴下。

  几乎才触着床褥,赵野扶起她腰肢,捞起人重新摆成跪趴姿势。

  他的声音由上方传来,仿佛一面笑一面咬牙,「我还敢屈打你?你盲拳打死老师傅,宗师修爲了。」说时,男根不住出入她的桃源洞,凿得桃花源津流泛滥,臀瓣腿根水星点点。

  「啊啊……说……什麽呢……啊……」

  赵野不答,来回摆腰,鼠蹊部迅猛碰撞身下人儿的雪臀。

  原婉然媚声如水,微昂的螓首轻易蹭到赵野在上方的面庞。

  方才她往前挪,赵野似乎误会她要逃脱,俯下身罩住她身子,连她按在床面的手也伸掌笼住,那架势竟是不容自己挪离他身下半分。

  如今禁锢在他身下怀里,任凭霸占索求,原婉然自觉屈服柔弱,却快乐非常。因爲是赵野,她乐意折在他手里。

  情到浓处,她翘起圆臀,应合身上男人索求。

  「相公……相公……」原婉然回首相看,娇柔吟哦。

  她露出的侧脸粉腮红晕,春意盎然,水眸神光迷离,淹然媚惑,赵野一面答应,一面摆腰大动,忽尔眼睛精亮,「叫我赵野。」

  「啊……?」

  「叫我赵野。」赵野冲她雪臀砰砰撞去。

  「呀啊啊……赵、赵野……」她带了哭音叫道。

  「再叫。」

  「呜……赵野……赵……啊啊……赵野……」

  赵野重重亲吻她侧脸,「对,是赵野操你,是赵野对你乱来,不是随便谁凑足聘金就能做的你丈夫。明白吗?」

  「嗯……」原婉然颤声答应,耽溺在肉身欢愉里呻吟,不觉忘了叫唤。

  赵野不乐意了,一下下夯实她的花穴,还探至她花苞里的蕊珠挑逗。

  「婉婉,叫我。」他的动作强悍,要求却低哑而温柔。

  「赵野……赵野……」原婉然乖乖叫了一阵,抵不过太快活,哭了出来,「啊啊啊……赵野不能了……」

  赵野其实还很「能」,他精神过人,听她呼唤名字尤其火上浇油,腰力强劲再强劲,「不能」的人其实是她。

  蜜穴泛起的酥麻多到她支持不住,快感汹涌直窜发根,花径起了令人期待又害怕的绞动。

  原婉然由腿根到周身不由自主瑟瑟发抖,「相公……赵野……相公……」她哭叫。

  赵野双手按在她手上,十指探进她指间交扣,下身照旧顶撞。身下女体媚肉销魂拧绞,狠命将他往里吸的滋味妙不可言,他忍住喷射的快感,将分身抵向深处。

  仿佛受了致命一击,他的小妻子哭喊一声,而后侧贴床上的脸只是张开樱口,即将断气似喘个不停,雪洁胴体痉挛着,泌出一波波春水刷过他紧嵌花径的男根。

  那一晚赵野逼着原婉然呼唤自己名字,她若唤,他便特别放浪,激烈索欢;她若不唤,他便大动干戈,以肉身色相威胁利诱到她开口爲止。

  那天夜里,原婉然是唤与不唤间,妾身千万难。

https://www.jiepaik.cn/ent/feiwen/36517.html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