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绯闻

女主和男主在衣柜里做_男女主角在衣柜里做

工作的日子都是大同小异,等到衣服一件一件的往身上加,冷气也不再需要每晚开的时候,温以乔才意识到已经到了一年中的最后一个月。

社会新鲜人也没有太多娱乐活动,偶而下班跟同事出去吃饭、假日跟同样晚起的莫宇彤去吃顿Brunch,已经是温以乔全部的社交活动了。

「所以一月中回,待一週?」莫宇彤放下手中的热拿铁,开始对温以乔盘子里的千层蛋糕动手,「严格来说是五天,前后两天搭飞机。」

莫宇彤先是点了点头,尔后又连连摇头说道,「异地恋啊异地恋──」

「多累啊?看的到摸不着,想打电话还要顾虑时差,」她嚥下了一口蛋糕,才继续说,「所以说有一好没两好啊,学长绝佳好男友是没错,但就是得异地,他走不了、妳也去不了。」

「如果不是义无反顾的穆琛,那就不是我喜欢的穆琛了。」这些现实温以乔都很清楚,可是对梦想有追求、有坚持的穆琛,正是她从小到大最熟悉也最喜欢的模样,「往好处想嘛,异地恋保鲜期比较长?」

知道自家姊妹已经是陷入爱情的小姑娘了,莫宇彤虽是一脸无奈,但看她幸福的模样,心里比谁都开心,「知道你们小别胜新婚。想过以后怎幺样吗?」

温以乔低下头,嘴角是勾着,但却看不见任何笑意,「当作没想过?」

「我看妳根本是不敢想。」莫宇彤说话上一向没在跟她客气。

「姊妹,我劝妳善良。」温以乔听着听着差点被口水呛到,嘴角抽了抽,「不拆穿我妳就不舒服啊?」

莫宇彤了然的笑,两人相处模式就是这样,说得出心事、开得起玩笑,也拆得了彼此的台,「你们两个差几岁?」

她毫无犹豫地竖起三根手指头。

「那过完生日就二十四了?嗯,都还年轻。」

温以乔翻了个白眼,强调她也才刚毕业而已,「我们只是认识的久,其实也才在一起半年......」

现在交往七年十年还不结婚的情侣满大街都是,他们这种才半年经历的说来也是算短,但因为他们从小就相处在一起的缘故,莫宇彤总有他们已经在一起很久的错觉,「我是想告诉妳,别害怕想以后的事情,十几年都走过来了。」

「嗯,知道了。」温以乔心里那些小情绪几乎是瞒不过莫宇彤,后者总能用最舒适的方法告诉她,未来没什幺好怕的。

因为退一万步,她都还有她啊。

「别光说我了,妳那彭先生怎幺回事?」莫宇彤笑了一下,耸了耸肩,「就是蛮聊得来的。」

温以乔点点头没多问,等到真有些什幺,她相信她也会忍不住说的。

莫宇彤下午还有一场研习,刚好温以乔想去附近的百货公司逛逛,就顺路载她一起了。

她们两个美名其曰工作忙、没时间考汽车驾照,但实际上是荷包不够深、没本事买车,考来摆着也没用,所以也就没排上日程,继续骑着小绵羊在城市中穿梭也挺方便的。

温以乔的薪水不算高也不算低,是大学毕业生的正常水平,扣掉每月房租、水电、伙食和固定储蓄,能够供她玩乐挥霍的部分其实并不多,但偶尔买几件衣服、化妆保养品来取悦自己,这种程度她还是可以负荷的。

以前还在念书时看都不敢看的专柜化妆品,在不知不觉中她也逛的自然而然,看到喜欢的还可以连同好友的份一起买了当作礼物。温以乔提着两个包装精美的小纸袋,一边走一边感叹在时间的流逝下,心态终究也变了。

「以乔?」

她正在运动品牌区想给爸妈买双新鞋,隐约听到有人喊名字,猛地回头发现是自己同事,才放下手中的鞋笑着打招呼,「嗨正轩,好巧。」

温以乔四处看了看,才问道,「你一个人来啊?」

「嗯,新年买双新鞋。」杨正轩手上的纸袋有明显的勾勾,看一眼就知道牌子,「男生都喜欢这种的?」

杨正轩看了眼自己买的鞋,又想到温以乔刚刚也是拿着男鞋,淡淡地笑着问,「一般男生都喜欢这些。要买给男朋友?」

她默默把鞋子放进生日礼物的参考名单,再朝他摇了摇头,「买给我爸爸。」

杨正轩挑眉,有些将信将疑,「那怎幺不买皮鞋之类的?」

「我爸爸穿不惯。」温父从年轻就有运动的习惯,就算上了年纪也是身体健康的老先生,「运动鞋穿得比较舒服。」

销售员接待完另一组带着小孩买鞋的客人,便走了过来,视线在他们两个身上飘了一下,最后才挂着标準的待客笑容问道,「小姐帮男朋友挑鞋吗?我看这位先生适合──」

温以乔闻言愣了一下,内心吐槽这个柜姐真没有眼力见,但素未谋面也没有什幺好在意的,听了不开心,那不买便是了,「他不是。谢谢你。」

反正距离穆琛回国还有一个多月,二十四岁生日礼物注定是没办法準时送出去了,那幺过几天再来买也没关係。

虽然是对温以乔有好感的状态,但她终归是有男朋友的人了,女孩子被误会肯定会不开心,见她一直沉默杨正轩还以为她是生气了,「那个,妳别放在心上。」

「啊?我没有、没事啊。」温以乔从离开那里后就一直在想穆琛生日礼物的问题,差点就要忘了自己身后还有一个人。

「我开车来的,要不顺便送妳?」

温以乔摆摆手,按下电梯下楼的按键,「我自己骑车来的,还要去载我朋友呢,就不麻烦你啦。」

机车的停车层比汽车还要高,于是温以乔要去的楼层先到,就先行出了电梯,「路上小心,下週见。」

到了停车场手机就没有讯号,温以乔也理所当然没收到任何讯息,戴上安全帽就把车骑出去,到了外头才发现正在下毛毛雨,马路都是湿的。

雨下没五分钟就停了,她也没停下来穿雨衣,直接去到莫宇彤研习的地方要载她一起回去,但等半天没等到人,看一眼手机才知道好友早就叫她下雨就先回家,她会搭同事的车回去。

温以乔看着讯息叹了口气,随手回了个好又丢回包里,想着都出门了、顺便买些吃的回家当晚餐也好。

回到家例行先洗头洗澡换衣服,才重新把食物热好,坐下来好好吃顿饭。

「所以妳就淋雨了?」

「唉呀,就五分钟,可以忽略不计。」温以乔侧躺在床上看着萤幕里待在书桌前偶尔抬眼看她、时不时又敲打键盘的穆琛,默默地傻笑,「对了,订好机票要记得把航班号跟我说。」

穆琛正拿着笔在一堆纸上写写画画,但也没忽略她说的话,「我知道,过几天确定了时间就订。」

她就这幺静静的看他,他也就专心处理自己满桌子的文件,就这幺沉默了几分钟,气氛也不尴尬,反尔安静而美好。

「妳说逛街遇到同事了?」穆琛的工作告了一个段落,把电脑萤幕按灭、桌上收拾乾净,接下来便满眼都是萤幕那端的她,「是啊,我想帮我爸买双新鞋,在逛街的时候就遇到了。」

听他一提,她还顺便抱怨了一下乱说话的店员。

穆琛笑着听完,看她一下皱眉、一下又笑得开心,这样表情鲜活的模样,真是怎幺看怎幺喜欢。

结束了上一个话题,温以乔又开始说她买了一个喜欢的口红很好看、还顺便帮莫宇彤买了一支,下次再找机会送给她。

「看到喜欢的可以适当买,当作犒赏自己。」说完穆琛又猜她看鞋的牌子,没想到一下就说中了,「就是那牌,你怎幺知道?」

「因为叔叔的运动鞋几乎都是那家的啊。」他笑了一下,装作不经意的提起,「下次回去,我再陪妳去一次。」

没等温以乔开口,穆琛就补充说道,「这样下次再去,她就会知道谁才是男朋友了。」

她眨了眨眼睛,面上完全忍不住笑,觉得一本正经的他特别可爱。

穆琛在意的点,总是藏在这种小细节啊。

https://www.jiepaik.cn/ent/feiwen/36497.html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